中盾新闻

中盾观察 | 天津代书记、市长被农民“神棍”骗6年,发觉后为什么不敢说?

2020-09-11 09:19:02


导读:

原天津市长、代书记黄兴国,和一个名叫荆毅的保持了好几年往来。

荆毅是天津市河西区一个普通居民,他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有来头的神秘人物,竟然顺利打入了天津的官场圈,被众多高官奉为座上宾。

荆毅自称,跟黄兴国是2008年认识的。“我觉得跟领导认识了,好多事都方便。就是万一自己有什么私事,有什么这个事那个事的,需要解决的就方便点。”

直到2013年,一件事让黄兴国对荆毅产生了怀疑。“后来有一次他就讲,他说上面的领导对你印象挺好的,可能你很快就要当市委书记了。那个时候我们市委书记刚刚到天津来,时间不长。我感到这个话里面就有问题了。”

此后,黄兴国让相关部门暗地里对荆毅进行了调查,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但黄兴国没有向组织报告,甚至装作全不知情,偶尔还和荆毅见见面。

荆毅是何等高人?用什么高超的把戏,居然把堂堂天津市长黄兴国等高官骗得“团团转”,甘愿为其徇私枉法、以权谋私、病狂敛财?

01  敛取不义之财,政治骗子现形

2008年,一个神秘人物悄悄打入天津官场,为以时任天津市市长的黄兴国为代表的高官把脉仕途前程,成为黄兴国等众多官员的座上宾,众高官心甘情愿大把大把地花钱,请他预测官运、疏通政途。 

一连五六年时间,黄国兴等高官围着这个神秘人物团团转,对他顶礼膜拜、恭敬有加,为他敛取成百上千万不义之财。

2016年6月,中央第三巡视组“杀回马枪”。这年9月10日,天津市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因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生活上腐化,接受组织审查。

这个天津官场的神秘人物被牵连出来,原来这个名叫荆毅的高人并不是什么通天人物,而是天津市河西区一个普通居民包装化身而成的政治骗子。此外,与荆毅有交往的50多个厅局级干部均被查落马。

荆毅是何等高人?用什么高超的把戏,居然能把堂堂天津市市长黄兴国等高智商的高官骗得“团团转”,甘愿为其徇私枉法、以权谋私、病狂敛财?

02  巧设连环局,下套大市长

2007年下半年,天津市政府即将换届,市民津津乐道的话题便是“下一届谁有可能任市长?”

一天傍晚,家住天津市河西区的荆毅和几个朋友共进晚餐,大家一边喝酒,一边分析下一届天津市政府首长人选,各自分析得头头是道。

在场的几个朋友认为,天津新任市长空降或者外调的可能性很大,只有一个认为现任副市长黄兴国胜出的可能性最大。

原因是时年53岁的黄兴国,从浙江宁波市委书记调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已5年之久,是政府班子中资历最深的副市长。

荆毅也觉得黄兴国卧薪尝胆这些年,这一次市政府换届,机遇应该降临在黄兴国的身上。55岁的荆毅虽是一个普通的市民,但他有些文化,平常爱看国学和易经之类的书籍,喜欢预测未来,也擅于投机取巧、未雨绸缪。

这一次,他看准了黄兴国,决定在黄兴国的身上做点文章,让黄兴国听命于他,为他敛一把“养老钱”。

盯上了黄兴国的荆毅,对黄进行了一番深入调查后发现,出生于浙江象山的黄,虽然在官场混迹了三十多年,在多个领导岗位历练过,见多识广,但他迷信风水。荆毅决定从其最薄弱的地方下手。

黄兴国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到健益球馆打保龄球,为制造与黄兴国接触的机会,荆毅将一个亲友林春梅包装成大学毕业生送进健益球馆当服务生。

林春梅热情健谈,很快就和黄兴国熟悉了。林春梅有意无意地给黄兴国吹风,称她认识一个叫荆毅的高人,精通阴阳八卦、命理地理,他给许多官员把脉官运,把脉一个准一个,太神了。

林春梅把荆毅吹得天花乱坠,像一把火把黄兴国心里的迷信点燃了,他禁不住让林春梅帮他约约荆毅,看自己有没有转正的可能。

在林春梅的安排下,荆毅与黄兴国正式认识。荆毅问了黄兴国的生辰八字,又看了他的手相,然后说:“半年内你有一次升迁的机遇,但你八字犯官煞、犯小人,同时你这住宅风水也不顺,如果把这些改良了,保证你半年内能升官。”

黄兴国虽然有些迷信,但他觉得有些玄乎。望着黄兴国半信半疑的样子,荆毅一副诚恳的样子说:“第一次认识,你不信也很正常。你现在没有花一分钱,等日后灵验了,你再感谢我!”

这下,黄兴国没有理由拒绝了。

荆毅从随身带来的背壶里,倒了一小杯清水,念念有词地胡念了一番,然后叫黄兴国喝下。

接着,在一张模板印制的“佛章”上填上黄兴国的名字,折成六角形,叫黄兴国随身携带。随后,他查看了黄兴国的各个房间,叫黄兴国把主卧的床转了九十度,重新换个方位,将卧室的窗户用黑布封上。

做完这一切后,荆毅握了握黄兴国的手说:“预祝您成功升迁!”便离开了。

荆毅所做的这一切,完全是凭着他的推测,如果黄兴国获提拔,他就会把功劳归功于荆毅,定会感恩于自己,待他升为市长后,就有资源可利用了。在荆毅看来,这叫先期投资、提前运作。

荆毅这次却蒙对了,两个月后,2007年12月,中组部宣布黄兴国任天津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虽然是代市长,但官场上的人都知道,黄兴国当市长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只等开人代会走选举程序罢了。果然,代市长黄兴国只当了不到两个月,2008年1月,他便当选为天津市市长。

03  市长座上宾,众高官追捧

黄兴国坐上市长的宝座,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两个月前认识的荆毅。黄时年53岁,还有往上升的时间和空间,他得好好结交这位高人,好好感谢荆毅的知遇之恩。

处理了必须的公务应酬,黄兴国从繁忙中挤出了时间,在市里一家高档酒店订了一桌酒席,特意宴请荆毅,表示酬谢,他还带了两名助手、请了几个要好的朋友来作陪,算是给足了面子,还把荆毅推上了主宾的位置,成为堂堂直辖市市长的座上宾。

荆毅原本只是一介草民,几年前从一家国有企业下岗后,开始钻研易经,四处游走,给人卜卦算命、看风水营生。

在整个天津市的官场,特别是像黄兴国这个档次的“高官圈”,几乎没人认识这个无名之辈,市井也很少有人知晓他的来头。

荆毅相貌不扬,个子也不算高,但把自己打扮成文化人的派头,举手投足或多或少有点文化人的风范。

入席前,被请来陪客的几位同僚很郁闷,黄兴国为何会如此高规格地宴请这位不速之客。宴席上,黄兴国隆重地给大家介绍:“荆毅先生是国学大师,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们有种相遇恨晚的感觉。”

黄兴国的推荐词虽然简短点到为止,但大家分明感觉得到他对荆毅非常重视也很尊敬,不像是平常接待场面上应付式的台词,而是发自内心的表达,他视荆毅为军师。

因为身为市长的黄兴国对荆毅如此尊重,陪同宴席的同僚自然对荆毅另眼相看,互留了联系电话。

宴请荆毅过后,黄兴国以为这桩事应该告一段落了。可是几天后,林春梅按照荆毅的授意,旁敲侧击地“点拨”黄兴国:“荆毅不仅会测运程、看风水,而且在北京有门路,是个很有来头的人,许多当官的,一边找他把脉官运,一边找他运作,他收费都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林春梅还说:“你这次能提拔,他除了测运改良,还动用了北京的关系。虽然这次人家没和你提钱,但如果你不表示点意思,以后人家就不会再帮你的忙了。”

林春梅的“点拨”,将黄兴国“点醒”,他觉得自己往上升,还得指望荆毅给他“把脉”,特别是得知他在北京有通天的门路,更希望荆毅帮他运作,他还得“出点血”把荆毅笼络好。

可是,黄兴国不知道给荆毅送多少钱才合适,送多了他没有,送少了又怕达不到效果,于是,他叫林春梅方便的时候探一探荆毅的口气。

几天后林春梅给黄兴国回话,称荆毅给他反复地研究了生辰八字,还给他测了这几年的运程,发现他的生辰八字有点弱,如果要想当长久,每年凶灾之月,得请法师施法避凶,每次九十九万元“利师钱”一分都不能少,否则就他那市长都无法当长久。

黄兴国想,如果能坐稳三年,就能提拔担任市委书记,六十岁以前爬到副国级的位置。

本来就相信迷信的黄兴国,听了林春梅的这番“传达”,他既憧憬着副国级那高高在上的位置,又担心自己在眼前市长这个位置上坐不稳,他知道如果市长当不长久,不能转任市委书记,那副国级就化为乌有。

面对这一切,黄兴国把希望寄托在荆毅的身上,开始筹集那看似不多却有些沉重的“利师钱”。

黄兴国虽是省部级领导,但他把存款全部取了出来,也还有二十万元的缺口。他只好向和他打交道多年的地产商周某开口。

04  刮起迷信风,官场大地震

荆毅成为堂堂市长座上宾的消息在天津官场高层渐渐传开,不少官位在黄兴国之下的官员,都认为荆毅是个很有来头的神秘人物,纷纷追捧他,通过各种渠道想法和他建立关系,主动和他称兄道弟。

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武长顺,霸道、强势、势利,一般人他根本看不起。

那时,武长顺通过小道消息得知因群众举报他被暗查,感觉情况不妙,于是通过黄兴国饭局引荐,认识荆毅,请他卜卦,荆毅却给他卜了个“凶卜”,武长顺面带土色地问:“能否化解?”荆毅说,凶运能解,但得破财。

荆毅的一番道法表演,让武长顺破了一笔数额不小的财。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对武长顺的调查终止了,他对荆毅感激不尽,又奉上一个大红包,表示谢意。

武长顺成功躲过一劫的事例,使荆毅被传得更神秘了,荆毅的“业务”很快在天津官场高层展开,刮起了一股“迷信风”。

多名高官先后被荆毅洗脑,请他卜卦运程,成了荆毅的“业务”对象。这些官员,为了官运亨通,一边不惜重金请荆毅把脉运作前程,一边疯狂地收受贿赂、敛取不义之财。

身为天津市市长,黄兴国手里握有众多资源,敛财轻而易举,自从花钱请荆毅测运程、看风水之后,他捞钱就更加疯狂了,一来每年在荆毅身上要花不少钱,二来捞起钱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老板商人要从他手里拿项目、批土地,只好给他送钱。钱捞多了,他也心虚了,只好花钱请荆毅卜卦消灾。

为了从黄兴国的手里多捞些“利师钱”,荆毅几乎每个季度给他卜一卦,然后为黄兴国量身订做推出一些消灾产品,黄兴国从荆毅为他组织开展的迷信项目中得到了心灵的抚慰,花钱他从不吝啬。

市长带头信奉迷信,很快带坏了政风,这股越传越神秘的“迷信风”越刮越烈,黄兴国身边的官员,都追随卜卦、算命、看风水。

黄兴国在市长的位置上平稳地坐了三年,按照荆毅当初的预测,他应该可以转任市委书记了。

可是,2013年3月,市委书记调整,黄兴国并没有“顺理成章”,而是从外调人前来担任书记。荆毅安慰黄说:“你要沉得住气。”但黄兴国还是坐不住,他叫荆毅动用北京的关系,帮他协调,花多少钱都行。

荆毅不止一次在黄兴国面前夸海口,他在北京有通天的门路,这下他只好爽快地答应了。

其实,荆毅在北京根本就没有什么熟人朋友,也没有什么门道,他之所以答应黄兴国,目的是最后再骗他一把,然后一走了之。

有了这种想法后,荆毅决定一不做二不休。于是,他分别约见了天津市另外两个副市长,称他要到北京活动,如果他们想晋升,他一并找人帮忙。二人听后,都拍案叫绝,答应按预案运作,花去多少钱,他们承担。

2013年6月,荆毅去了一趟北京,玩了十来天后回到天津,分别向黄兴国等人“汇报”,称他在北京找到愿意帮忙的人了,对方也答应愿意帮忙力荐,但活动费用少于三五百万估计不行,现在的形势大家都知道,风险太大,收少了没人愿意冒这险。

荆毅还特意提醒黄兴国等人,如果出手大方,他愿意继续帮助跟进。

黄兴国等人都毫不含糊地答应了。

荆毅非常精明,他知道,这事如果太顺利,容易引起黄兴国等人的怀疑,一定要把握好节奏。他决定慢慢地拖过一年半载,等黄兴国等人的耐心到了极限时才出手。往后,荆毅每隔十天半月就往北京跑一趟,慢慢地让黄兴国等人看到希望。

2014年11月,天津市民纷纷传言市委书记要调走。荆毅觉得这是出手的最佳时机,他叫黄兴国等人准备好“活动”的现金,他准备进京最后把事情敲定。

几天后,黄兴国等人按照荆毅的要求,把行贿的钱送到了荆毅的住处。荆毅收到巨额“活动费”后,第二天就进京,可他不是去找人办事,而是去藏钱。

机遇似乎成全了荆毅,2014年12月,天津市委书记果真调走,明确黄兴国为代理市委书记。

荆毅对黄兴国说,这是组织对他的考验,这段时间只要他不出什么差错,这“代理”二字要不了多久就去掉了。在杨栋梁那里,荆毅又说,等黄兴国正式当了市委书记,腾出市长位置来就任命他。

谁料,黄兴国刚任代理市委书记,中央巡视组便入驻天津,深入开展巡视,发现了杨栋梁、武长顺等干部的问题线索。

随后,中纪委介入调查,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长武长顺,天津市委常委、副市长杨栋梁,因涉嫌巨额受贿先后落马。

办案人员在追查杨栋梁赃款下落时,杨栋梁交代说,他受贿的资金大部分交给了一个江湖风水先生用于迷信活动和买官活动,荆毅因此被牵了出来。在随后对他们调查处理过程中,也发现了涉及黄兴国的问题线索。

2016年6月29日,中央第三巡视组进驻天津市开展巡视“回头看”。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早早在门外等候巡视组到来。他并没有想到,这次巡视组回马枪挑落的对象竟然包括他自己。

巡视“回头看”中,发现了不少黄兴国和商人权钱交易、纵容亲属利用自己职权谋利的问题线索。

经调查核实,黄兴国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不仅有严重的经济问题,更为突出的还有政治问题。2016年9月10日,黄兴国接受组织审查,随后原副市长尹海林落马。

2017年9月9日,反腐专题片《巡视利剑》专门披露了荆毅这个江湖骗子和黄兴国等官员交往的违法细节。

除了黄兴国,近年来还有数十个官员和荆毅交往。他们不想认认真真做个好干部,而是妄图通过歪门邪道谋求晋升,结果不但丢财丢人,甚至因此被拉下马。

对此,黄兴国忏悔道:“轻信这些人,还跟他保持一种交往,政治上太不清醒了。而且后来,我知道他的这种骗子的可能性的时候,那我又没有向组织报告,这个政治上就有严重问题了。”